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大魏春 > 第二百三十二章 家人

第二百三十二章 家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看着门口那一大堆莺莺燕燕,李承志眼珠子直往外突。
  
  不敢说个个都是国色天香,闭月羞花,但至少也是亭亭玉立,婀娜多姿。
  
  一眼看去,这不得有十五六个?
  
  不说父亲只有六七个姬妾么?
  
  除此外,每位身边不论男女,至少也有一个小孩,也有两个、三个的。
  
  大的十二三,小的两三岁,林林总总,大大小小足有二十多个……
  
  不对啊?
  
  记得李松说过,自己的兄弟姐妹是十二个,还是十三个来着?
  
  这多出的一半是哪来的?
  
  此时此景,家里也肯定不会拉家仆的妻儿来凑数。
  
  只能说,老爹好福气……
  
  心里赞叹着,李承志举起双手,微微一拱:“见过各位姨娘……”
  
  在这个年代,姬妾的身份地位委实不怎么高,李承志这么随意的拱一下,都能算的上是大礼。
  
  一众姬妾慌乱的回着礼,大部分都口呼“郎君”,但好像还有几个叫的却是“叔叔”、“伯伯”。
  
  “放肆!”
  
  猛听李始贤一声怒吼,也不知骂的是哪个,脸上满是怒色,右手五指一攥一攥的,竟好似要动手的模样?
  
  又听“噗通”两声,两兄弟齐齐的跪倒在地,急声喊着“父亲恕罪!”
  
  李承志虽没见过,但只从相貌和年岁也能判断出来,这应是大哥李承宏和二弟李承学。
  
  再往其身后一看,大大小小竟然跪倒了十多位,光是拢髻的妇人就足有六位,小孩估计七八个……
  
  李承志猛的一愣。
  
  搞了半天,这十数位,有一小半竟是嫂嫂和弟媳?
  
  怪不得站了这么多?
  
  看看那几位身侧的儿女,再看看其余姨娘身边的,有两三个只有两三岁,有一个竟还被抱在怀里,李承志更是说不出的古怪。
  
  这要全站在一起,哪个是兄弟姐妹,哪个是侄子侄女,他能分清才见了鬼。
  
  一想起这些小孩一起玩闹,再打起架来的场面,李承志就有些替李始贤头大……
  
  他再迟顿也反应过来了:估计是自己刚刚那一拜拜出问题来了。
  
  真要按礼数论,别说这些大嫂弟媳,就连李承宏和李承学都没资格受自己一拜……
  
  下意识的觉的李始贤有些小题大作,但李承志还真不敢胡乱置喙。
  
  他刚想着怎么为其分辩一下,又见郭玉枝俏眉一竖,冷眼寒眸:“是妾安排不周,怪不得他们……夫君若不先请张司马入府……”
  
  要不是恰好站在对面,如果只听这语气,李承志肯定会误以为此时的母亲该有多慌恐,多自责。
  
  但再见李始贤讪讪的模样,他差点没忍住笑出声。
  
  李始贤老脸一红,狠狠的瞪了李承志一眼,又转过身给张敬之做着揖:“让奉直见笑了……快请,快请……”
  
  “不是外人,怀德不需客气!”张敬之笑呵呵的回了一句,扫了跪伏在地的李承宏和李承学一眼,又看了看李承志,才随李始贤进了府。
  
  路过之时,只听李始贤一声冷哼,两兄弟竟齐齐打了个冷战。
  
  规距这么大的么?
  
  李承志暗暗惊叹,快走两步,将两兄弟扶了起来,笑嘻嘻的说道:“有母亲在,咱兄弟不用怕……”
  
  只是这一笑,再加这稍嫌不敬,近似调笑李始贤的一句,竟让两兄弟心中的不安的消了个七七八八。
  
  他们不安,不止是因为李承志是嫡子的原因。
  
  也不看看,李承志都干了什么:
  
  不提那些说李承志“性情如何阴险狡诈、反复无常,手段怎么狠绝毒辣……”的流言,只说叛贼近十万众,尽毙于李承志之手这一事实,怕是用“杀人如麻”都不足以形容。
  
  而只是短短两月,李承志就能从无到有,终定乾坤,如此功勋,超过李始贤已是绰绰有余,更能猜到李承志的威势该有多重?
  
  重振李氏门楣之重任自是要落在李承志肩上,说不定李始贤提前退休都有可能,这李家,十之八九就要由这位二哥说了算……
  
  几相一叠加,两兄弟怎可能不心下惴惴?
  
  两人手忙脚乱的给李承志回着礼……
  
  看三人兄友弟恭,郭玉枝嘴角一勾。
  
  想起见到她与李始贤时,李承志都慌成什么样了?
  
  唤那声“母亲”与“父亲”时,怕是将浑身的的力气都用了出来,可见其畏难到了什么程度?
  
  这一转眼,见到庶兄庶弟时,却又如此自然,如此热络了?
  
  不敢说此时的李承志全是装出来的,但郭玉枝至少知道,李承志不但开智了,为人之道已是颇有几分火候。
  
  她低声问着郭存信:“你教的?”
  
  “要真是我教出来的,郭氏列祖列宗若是泉下有知,怕是笑都能笑醒……”
  
  郭存信自嘲一句,直戳戳的盯着郭玉枝,嘴唇微动:“传言……是真的……”
  
  郭玉枝俏脸一僵:“怎可能?”
  
  她反应再迟顿,也知道郭存信说的是“天智神授”那一句。
  
  看她竟有些慌乱,郭存信连忙解释道:“姐姐放心,绝对还是你那个儿子……不论其他,只说那‘翻脸无情’、‘阴险狡诈’性情和做派,简直和姐夫是一个模子里拓出来的……不,应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……”
  
  郭玉枝脸一板:“有你这般说外甥的?”
  
  她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这个。
  
  那种血脉相边的感觉,是绝对骗不了人的。
  
  便是李承志,即便再纠结,再畏难,再觉的陌生,但见到李始贤和郭玉枝时,还是会不由自主的生出亲近的感觉……
  
  她就是觉的……好不可思议?
  
  儿子竟然真是天智神授?
  
  看兄弟几人往这边走来,郭玉枝微吸一口凉气:“先进去,慢慢再说……”
  
  又怎可能会“慢慢再说”?
  
  郭存信头摇的波浪鼓似的:“你别问我,问我也不会说……”
  
  随着郭玉枝柳眉一竖,郭存信本能的一个激灵,竟被吓的打了个寒战。
  
  这是从小被欺负到大,被打出条件反射了……
  
  即便再害怕,连脸都白了,郭存信依然紧咬着牙:“是承志不让说的,有能耐你去问他……你也别逼我……别说逼,打死我也不说……”
  
  郭玉枝觉的好不稀奇?
  
  郭存信的胆气为何突然间就这般壮了?
  
  还有,自己儿子用了什么手段,让一向对自己俯首贴耳的弟弟,竟敢忤逆自己了?
  
  你说你儿子有什么手段?
  
  想起刚刚才知道的那桩秘辛,郭存信心里直发寒。
  
  迟早都会传到李始贤与郭玉枝耳中的,早说晚说都一样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