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你好,1983 > 第一百六十二章 这土可不简单

第一百六十二章 这土可不简单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中午回家吃午饭,饭桌上,果然有一碗新炸的鸡蛋酱,旁边是一盘凉拌的荠荠菜,绿莹莹的,看着十分讨喜。
  
  另外还有一盘子绿白相间的婆婆丁,因为刚从地里钻出来不长时间,所以还微微泛着点紫色。
  
  再加上园子里刚长出来的小羊角葱,最下饭了。
  
  “来,尝尝老四老五的劳动果实。”
  
  刘青山夹了两根婆婆丁,蘸了点鸡蛋酱,塞进嘴里大嚼。
  
  微微泛着点苦涩,清热去火,最适合开春食用。
  
  满意地点点头,他朝两个小家伙竖竖大拇指,逗得老四咧嘴笑,露出豁牙子。
  
  山杏则抿着嘴,有点不好意思。
  
  杨红缨现在也吃习惯了蘸酱菜,一边嚼着婆婆丁一边说道:“大自然是最无私的,到什么时候,就能长出什么东西来,让万物生灵来食用。”
  
  刘青山笑笑:“所以咱们也不能自私,该保护的一定要保护。”
  
  他一边吃饭,就一边讲了今天上午发生的事。
  
  杨红缨听得眼睛一亮:“植树造林啊,这个好啊,以后只要放假休息,我就领着孩子们去栽树。”
  
  她是边说边吃,结果一个婆婆丁的老根子吃到嘴里,立刻开始咧嘴。
  
  旁边的高文学就笑:“嚼得菜根香,百事皆可为。”
  
  杨红缨也听得高兴,顾不得嘴里的苦涩,美滋滋地咽下去。
  
  她觉得这样的日子很有意义,每一天都很充实。
  
  就连刘金凤,也眼馋凉拌的荠荠菜和婆婆丁,不过林芝还是没敢叫她多吃。
  
  毕竟婆婆丁属性比较凉,哺乳期还是不能多吃。
  
  吃饭的时候,人比较齐,刘青山就顺便说了要盖新房的事。
  
  这里面涉及到农村宅基地,高文学的户口也在夹皮沟,所以批一块宅基地,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  
  而且这时候管理松散,就算多占个几亩地,只要村民没意见,上边根本上不管。
  
  既然要盖,那就盖砖瓦结构的,刘金凤和高文学手头的钱也够用,去年卖白条鸡,还有这段时间卖鸡蛋,陆陆续续都有收入。
  
  就是建筑材料不大好搞,红砖水泥之类,还得刘青山去县里跑跑。
  
  至于房子的选址,刘金凤其实也早就有打算:就接着家里,继续往西盖新房。
  
  反正刘青山他们家,是村子的最西头,西边都是空地。
  
  刘金凤计划除了要盖新房之外,还要盖几个鸡舍,把禽类饲养场的框架也支撑起来。
  
  计划是五一开始动工,但是在这之前,就可以先备料了。
  
  吃完饭休息一会儿,二彪子又来找刘青山,旱田改成水田的工作,下午就正式开工。
  
  几十名村民扛着锹镐,已经去了西边的二洼地,老板叔开着小四轮,开始翻地,后面还跟着一辆耙地机,平整土地。
  
  其他人主要是修建田埂,然后就可以蓄水养晒。
  
  到五月中旬左右,地温足够的时候,大棚里面的秧苗,就可以下大田了。
  
  田埂要堆得挺高,适当位置还要还要留有蓄水池,这些东西,二彪子都已经进行详细的规划,大伙埋头干就是了。
  
  一时间锹镐齐动,开始修建田埂,刘青山也跟着后面挖土。
  
  一开始,大伙还以为他一直上学,干农活肯定要差点劲儿。
  
  结果倒好,只见刘青山手上的铁锹,上下翻飞,身上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一般。
  
  这要是以前生产队的时候,这种劳力,妥妥当打头的。
  
  打头的,就是集体劳动的时候,比如铲地割地等等,能一直在前面领队的,必须都是最好的庄家把式。
  
  刘青山一使劲,带动着大伙也都牟足劲,没有一个磨洋工。
  
  张队长见状就纳闷了:以前生产队的时候,咋没见你们这么卖力呢?
  
  干着干着,张大帅就发现问题:“这地里的土,用来修田埂,是不是有点浪费,要不咱们上甸子那边挖垡子吧?”
  
  垡子,在他们这边,指的是草甸子上,挖出来的一块块大土块。
  
  因为土块里面,有年年生长的草根,厚度将近一尺,所以可以挖成一块一块的。
  
  平时村民就拿垡子当天然的土坯用,因为里面草根密集,所以不怕雨淋,比土坯都结实耐用。
  
  在夹皮沟的几十户人家中,有好几家的院墙,不是用柳条夹的栅子,而是用一块块的垡子垒成的泥墙。
  
  大伙听张大帅这么说,也都纷纷点头,表示同意。
  
  挖垡子的时候,用锋利的筒锹,一大块一大块的,来回用马车搬运,非常方便。
  
  可是却有人唱反调,就在大伙准备回家取筒锹赶马车的时候,忽然听到有人吆喝一声:
  
  “不能挖垡子,而且以后也千万不能再挖!”
  
  村民循声望去,正是刘青山。
  
  “青山,这个又有什么讲究?”
  
  张队长率先问道,通过上午的经历,他脑子里面,也多出一些保护意识。
  
  刘青山停下手里的铁锹,双手拄着,顺便稍微休息一下,嘴里可没闲着:“这甸子上的垡子,下面的土可金贵着呢。”
  
  大伙有些不解:不就是土嘛,又不是金的银的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